只是朱颜改

最近上学,禁网……

【魔道祖师】某up的恋爱史(二)

本文有ooc
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
主cp忘羡
有私设
没问题了吧!那么开始了!
——————————隔离————————
     是夜,魏无羡明知明天一大早便要起床集训,但他实在是改不了以往的作息,一个人躺在床上翻来翻去的想着如何让自己赶快睡着,“啊!我实在受不了!~”魏无羡一个人小声抱怨着便掏出手机看看时间,嗯现在才22点,出去逛逛,反正还没怎样参观过学校,他想着想着便起身下床,站在床边静静地望了会儿室友,离开时强烈的求生欲望让他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但蓝忘机还是感受到了,静悄悄的盯着魏无羡离开……
     夜晚的云深不知处寂静无声,仿佛处于仙境之中,薄雾环绕,让人感到一丝神秘与清凉……此时魏无羡一个人走在下午与蓝忘机相遇的道路上,背影显得有些单薄,这条道路漫起了浓浓的雾气,让人看不见方向,但,在小路旁有一盏明灯,灯光算不上太亮,在雾中透露着淡淡的柔柔的黄色光,为何让人如此安心魏无羡想,在这条小路上又走了一会儿发现雾中有一个人影缓缓向魏无羡走来,越来越近,魏无羡站也向那个人影走去,似乎是想看清那人的面容,渐渐发现那人是蓝忘机,魏无羡便惊讶道:“蓝忘机,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早睡着了吗?难道我吵到你了?”蓝忘机一脸冷漠道:“明天还有集训,你不去睡觉,一个人出来乱逛干什么……”“我睡不着,你看你现在也醒了,要不陪我逛一逛学校。”“不行,回去睡觉”蓝忘机说完便强制带魏无羡回宿舍,“诶!蓝忘机别呀!我还不想睡呢!”说完便试图挣脱蓝忘机的束缚,发现力气差得太大了,只有一路跟着蓝忘机回到了宿舍,一回宿舍就看到了两个睡得像死猪的两个室友,魏无羡不再挣扎,乖乖躺在了自己的床位上,当然蓝忘机也睡到了自己的床位上。过了一会儿,魏无羡还是睡不着偏过头望着蓝忘机,却发现蓝忘机也在望着他,看见魏无羡欲言又止,蓝忘机便开口道:“睡觉。”语气平平淡淡的,却仿佛有一种魔力,让魏无羡听见了还真的有点想睡觉了,便把头偏了回来,闭上了眼,但蓝忘机还在静静地注视这魏无羡,看了一会儿也闭上眼睛睡了。夜沉沉,月轮高挂,501宿舍的人都陷入了梦乡……
     清晨,“嘿,死猪,起床,别睡了!快点!”江澄抓着魏无羡的睡衣便一阵乱摇,魏无羡懒洋洋地坐了起来,揉揉眼睛,道:“你干啥啊!不是还早嘛!”江澄无语道:“你看看现在是多久了,你还不起来,蓝忘机他们都走了!”魏无羡抓起手机一看7点半了便马上惊醒:“我艹,这么晚了,要遭!”整理好仪容便7点45了,抓起手机和书包便跑,“我真是无fuck说……你跑快点”江澄抱怨道。当他们到自己所在的2班时就已经是7点58分了,班上28名同学齐齐望向他们,魏无羡并无尴尬可说便一边走向空位一边厚着脸皮打招呼:“hi,同学们早上好啊!”而一向要面子的江澄早已黑着脸坐在了魏无羡旁边,道:“啊!我tm想打你!”魏无羡并没有理江澄,只是微笑着说:“打死我你还是要给我收尸!”“……哼”教室里的同学们十分兴奋,叽叽喳喳的与刚交的朋友吹牛,魏无羡观察着他的同班同学,发现蓝忘机也在这个班里只是他坐在一排,魏无羡在最后一排而已,并且蓝忘机坐得端端正正而自己坐得歪歪扭扭,虽说蓝忘机换了一套衣服但还是穿的一身白,魏无羡静静吐槽着穿得像哭丧的……
    班主任伴随上课铃声一步又一步迈入教室,用敏锐的视光扫视着教室,看见魏无羡的坐姿,黑着脸用着深沉的声音说着:“咳,有些同学,坐有坐相,不要歪七八钮的坐着”魏无羡毫不自知,继续坐着,“我说你呢,最后一排的魏无羡同学”魏无羡听见班主任这样说也不好这样坐着,便端端正正坐好,班主任又重新扫视了一边教室,转过身在黑板上用正楷写着自己的名字,道:“我叫蓝启仁,你们的班主任,教你们语文,不要一天到晚专心学习,被我逮到了,你们自己看着办”蓝启仁留给了学生时间来适应,蓝启仁一把络腮胡,眉眼之中可以看出年轻时的风采,但教学十分严厉,“这应该是蓝忘机的叔父吧!”魏无羡说道,江澄答道:“对,这是蓝忘机的叔父,好像这所学校是蓝家人创办的,蓝忘机与蓝曦臣是兄弟。”“这我知道。”。蓝启仁皱着眉讲道:“一个假期让你们玩开心了,今天上午不忙上课,我们花一点时间来收收心,我们来读校训。”……下课铃响“好,就到这里”蓝启仁满意道,走出教室门,一套下来同学们一个个面色铁青,活像失了魂魄,除了蓝忘机。“哎呀!这个班主任绝对很严”“嗯嗯,这让我们怎么活啊!”“我的妈呀!云深不知处怎么这么多校训啊!什么都禁”“嗯嗯”“男女分校就算了,还不让我们与女生碰面”“嗯嗯”“唉”“唉”同学们抱怨着,无奈着,向食堂奔去。
     魏无羡与江澄坐在食堂吃饭,饭菜依旧平淡,回到宿舍,长时间吃辣的魏无羡向室友抱怨饭菜为何没有辣的,但并没有人理他,便应用中午的休息时间打开了直播间,“嘿,朋友们,我回来了!”魏无羡讲道,弹幕:woc,看我刷出了什么! up,你终于回来了!up有帅了……魏无羡,道:“谢谢那个夸我帅的朋友,不是上次说要播日常吗?就今天吧!”弹幕:好好好……魏无羡,道:“嗯,今天来直播我的宿舍与舍友们!”弹幕:刺激………………
PS:之后继续,今天有事只更这些,也许会有WiFi直播调戏汪叽(误)敬请期待
………………

【忘羡】某up的恋爱史(一)

现代paro
有很多cp但主cp是忘羡
应该会有ooc,文笔不好不要嫌弃
不知道有没有撞梗
好了说完了 那就开始吧
—————————分割线————————    
      魏无羡,X站游戏up一枚,性别男,视频风格比较放荡不羁,他有一个从小到大的好基友,名叫江澄,也是一枚X站游戏up主,据说是某大型公司的老总的儿子,不得不说每次魏无羡直播的时候都会看到他与江澄对骂,记得有一次魏无羡直播的时候就因为没有叫上江澄而叫上另一个游戏up主而生了很大的气,差点打了一架,虽然这样但他们的友谊还是坚不可摧的,至少现在是。
     这一次直播有人就问了:up主,你和江大大是住在一起的吗?魏无羡看见了就笑着说:“是啊!不过我是借住在他们家里。”弹幕就开始刷着:借住?魏无羡手上的操作不停,手速越飙越快,且耐心回答道:“我为什么会借住在别人家?因为我没有家啊,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不过没关系,没有父母也没事,我还不是一样活过来了!”弹幕又开始刷:up,不哭,摸摸。up,真坚强,up的手速666等等的。“不聊这些了,聊些别的”魏无羡安慰道,“upup,你怕什么?”“我们魏大大肯定啥都不怕”……,魏无羡轻笑,这时候江澄就出现了,说道:“他怕狗,看见狗就怂了!”“咳咳,谁说我怕狗啊!你才怕狗”“那是谁小时候住进我家因为怕狗把我家的狗都送人了!那时候我贼伤心,贼生气。”魏无羡无奈道:“你别说了……”弹幕又开始刷了:没想到up怕狗,打游戏那么凶的人居然怕狗,哈哈,反差萌,可爱……魏无羡道:“你们别笑我了,我那是因为小时候被狗咬过了,才怕的,要关爱怕狗人士,你们懂吗?”弹幕又开始刷是是是,关爱怕狗人士人人有责,又秀了会儿自己的技术玩了几把游戏魏无羡直播就要结束了,他一如既往的说:“今天的直播就到这里了!明天不见不散,拜拜!”弹幕:不要,再玩一会嘛!“哈哈,真的要走了,下次给你们发日常生活的视频,记得看哦!拜拜ノBye~”魏无羡安慰着说道,弹幕:嗯嗯,好吧!拜拜ノBye~魏大大……魏无羡下了直播间,摘下了耳机,走出房门对江澄说:“大哥你干嘛要把我怕狗的事告诉他们啊!”江澄玩着游戏幸灾乐祸的说:“我乐意怎样?”魏无羡道:“唉!”这时候江澄母亲虞紫鸢就进来了,并训斥道:“马上要开学了,你们还在游戏游戏的,该收收心了!魏无羡你别把我家儿子带坏了!江澄,你本来就没有魏无羡聪明,还不努力,成天就知道和魏无羡一起玩……”魏无羡没有说话,江澄反而说起来了:“这又和魏无羡有什么关系,他又没有带坏我,你……”听到这里魏无羡马上就捂住江澄的嘴,说道:“夫人,我的错,我的错!”紫夫人听到这话便离开了留下了一句“不成器的家伙”。江澄十分生气,说:“魏婴,你干什么!”“不干什么,你不用帮我,不要和你母亲作对!不要伤了和气”“哼!”    
     转眼之间,学校就要开学了,他们上的学校(高中)是全市最好的学校就是名字有点怪十分的古风,名叫云深不知处,没错就是这个名字。喝完姐姐江厌离的莲藕排骨汤后魏无羡和江澄踏上了前往学校的路,站在校门口时已经下午了,魏无羡不禁吐槽:“还真是古香古色啊!连教学楼都是古风的!”“云深不知处这个学校坐落于群山之中,虽说离城市并不是太远,但缺点就是太难爬了!它有自己的教学方案,升学率超高,到了什么程度呢?300名毕业生里面全都是考上的一本,你说你不厉害!但是每次只收300人,江澄,你在听我说话吗!”回头一看人都不见了,“唉,又跑了!”魏无羡无奈的道。踏入校门就再也不能出校门除了过节可以回家……“这里面可真大,宿舍,宿舍在哪里呢?”魏无羡自言自语道,一个人低着头慢慢的在人行道上走着,抬头看看风景: 太阳的影子透过路旁的树上的叶子变成斑斑点点的碎片散落在地上,由于处于深山的雾还未消散,树林间呈现一片寂静而安详,朦胧的景态……一眼扫过去也还是一片安详,诶,不对,哪里有个人,感觉好仙哦,只是穿得一身白,像极了丧服,过去问问路!魏无羡向那个小哥哥走去,靠近一看淡淡的瞳孔闪烁着属于早晨的太阳所反射的光芒,诶皮肤这么好,嗯,嘴唇薄薄的,有挺挺的鼻子,和自己留着一样的黑色长发……真是太漂亮了,简直无可挑剔,只不过感觉好像是个面瘫。回过神来发现小哥哥正在盯着他,被人盯的有些不自在,便开口问他:“这位小哥,请问你是哪位?”“在下蓝忘机”蓝忘机用淡淡的充满磁性的声音回答,“诶!蓝忘机我问你啊!这所学校的宿舍在哪里啊?”魏无羡问道。“你跟着我!”“啊?”“我带你去”“哦”,一路没有任何交谈,直到到了宿舍门口蓝忘机才说:“你几零几的!”魏无羡回答道:“我501号宿舍。”蓝忘机停顿了一下,说:“跟我来,我带你去。”
     魏无羡跟在蓝忘机身后,发现自己比他矮了那么一点,肩膀也比自己宽一点,想着想着走了神,蓝忘机一停,魏无羡还在走便撞到了他后背上,“哎呀!抱歉抱歉。”“没事,你的宿舍到了。”“哦,谢谢你啊!忘机兄,你宿舍在哪里啊。”“没关系,501”“啊!这么巧啊!我们是室友诶!忘机兄笑一个嘛!”蓝忘机依然冷漠着脸:“……”见此魏无羡便推开了宿舍门,发现江澄早就到了,“诶,江澄,你也是501宿舍的,你怎么不和我一起,自己先跑了!”“嗯,和你一起,呵呵,你后面的是谁?”听见江澄所问便一把拉过蓝忘机相互介绍:“蓝忘机这是江澄,江澄这是蓝忘机。”“你好!”“你好!”两个人认识后便不再说话,此情形为应感到十分尴尬便开口说道:“我们宿舍有四个人,但现在只有三个人,另一个人是谁?”说完此话,一个少年走了进来道:“诶!人都到齐了吗?大家好,我叫聂怀桑!”“我叫魏无羡,他叫蓝忘机,这是江澄。”“哦!”“你们都是高一的吧!”“嗯!”魏无羡纳闷了,说道:“诶蓝忘机,你也是高一的啊!你为什么这么熟悉这里?”蓝忘机答道:“嗯,云深不知处有初中部……”“哦,是这样啊!”
      四人分配好床位便自顾自的,蓝忘机在看书,江澄在打游戏,魏无羡在和江澄打游戏,至于聂怀桑呢,他现在正在抱着个本子写写写,不知道写的啥。当人投入一件事到一定境界时,会忘记时间的,便一下就到了晚饭时间,四人一同去往食堂,“食堂蛮大的嘛!”“对呀对呀!”和他们一样的新生在旁边讨论着学校食堂,他们排好队,,一个一个取好了的自己想要的食物。他们坐在一张桌子上,草草吃完饭便玩宿舍走去,只是魏无羡有些不解,为何食堂的汤那么难喝,全是草药,蓝忘机却面不改色的把它喝完了!真是太神奇了!而且为什么没有辣菜嘞!
     夜晚将至,宿舍管理员给他们讲了宿舍的规定以及明天7点起床,说完魏无羡便边回宿舍边抱怨:“啊,这不是要我的命吗!我的作息时间可是凌晨睡,中午起啊!”在江澄与聂怀桑的吐槽下,他只听见蓝忘机所说的“这是坏习惯,要改!”他默默的说了声“嗯。”
     每间宿舍都是有浴室的,501室的学生们一个一个按顺序去洗澡,然后睡觉。魏无羡躺在床上玩手机,发了条微博:遇见了一个很帅的室友虽然是冰块脸,算了睡觉,迎接美好的明天!便放下手机,忘向床左边早已熟睡的人,又转了回来,自己没有察觉嘴角早已微微上扬,阖上双眼睡觉。
ps:汪叽睡左边下床,三不知睡左边上床,wifi睡右边下床,江宇直睡右边上床。你以为wifi会老实睡觉吗?(滑稽)

【忘羡】今晚月色真美

一个脑洞产物 
小甜饼一个?对,很甜。
应该有ooc
第一次发文,不喜勿喷
如有雷同,我也不知道,反正我是自己写哒
有花怜夫夫的打酱油
没问题了吧!那就开始了!
——————————隔离————————————
      蓝忘机喜欢魏无羡没多少人知晓,当然魏无羡也不知道……
     是夜,魏婴又翻出了云深不知处,去繁华的大街上浪,浪着浪着不小心浪到了烟花之地,心想来都来了,不如进去玩玩,魏婴虽外表言行举止放荡不羁,但是还是没有去过真正的烟花之地。
     一脚踏进青楼门,妈妈桑就赶忙来招待,用她那尖细的声音调戏着魏无羡:“公子第一次来这里吧,皮囊生的真俊俏啊!月梅,月梅,快过来,伺候好这位爷!”“是”魏婴在心里暗暗抨击着这个妈妈桑所说的话,一边含糊的答着话,妈妈桑招呼好便自行离开,月梅带魏婴去了楼上客房,“爷~,你要月梅干什么呢!”月梅用软软的声音挑逗着魏婴,但魏婴的理智丝毫不受动摇,反而调戏起了月梅,“小梅梅,我可以这样叫你吧!”月梅红了红脸说:“爷,可以的~”魏无羡听到这句话挑了挑眉,眼角噙着笑意说:“过来,靠近点,我有话对你说,怕外面有人!”月梅听见此话便缓缓的扭着细腰走了过来,靠近魏无羡。魏无羡见她够近便凑过头说,“姑娘,其实……我不举”月梅听见此话便连忙抬起了头,惊讶道:“你不举干嘛来这儿!”魏无羡无赖道:“唉!难道不举不可以来这儿吗?”“……”月梅无语了,连忙去找妈妈桑,将魏无羡赶了出去……他不禁感叹道,世态炎凉啊!幸亏我没有不举。
      魏无羡看着大街上人来人往,不知道自己要作甚,走到了一家菜馆,菜馆名字叫“地狱厨房”,心里呵呵呵,走了进去,看了看菜单,叫来了小二,小二一身红衣看起来就不好惹,点了一份百年好合羹和一副冰清玉洁丸,菜上来了,是掌勺的端上来的,长得十分养眼,但是一边笑着,一边端上黑暗料理,真的好吗。魏无羡拿起筷子夹了颗冰清玉洁丸,吃了下去,整个人都不好了,看着这么多吃的也不好意思剩下,吃了一大半实在是受不了了,付了钱,跑了出去,有点良心不安,回头一看就看见掌勺的在和红衣小二在卿卿我我,整个人又不好了。发现过去了很久了,便去买了两壶天子笑便往云深不知处走去,站在墙外不禁想到:蓝二哥哥不会又在巡逻吧!想着想着翻上了墙,往下一看,吓了一跳,蓝二还真的在下面,而且一直盯着他,见此情形便笑嘻嘻的说:“蓝二哥哥,天子笑分你一坛,别……”“你到哪了去了?”魏无羡还没说完便被蓝湛打断,魏婴见他如此认真便厚着脸皮说:“额,不好说,嗯,青楼………”“你……去青楼做甚?那不是你该去的地方”蓝湛说道。魏无羡敷衍着他说:“是是是,不该去!行了吧!”……他见蓝忘机一边沉默一边望着自己手上的天子笑,便笑着说:“分你一坛,我们一起喝吧!”“云深不知处禁酒……”“行了行了,我知道你想喝,试试吧!”“……”“好”。蓝忘机在喝之前问了一下魏婴:“魏婴……青楼好玩吗?”魏无羡震惊了,没想到一向正经的人居然问了我这个问题,便把去青楼发生的事告诉了他,却没想到他听了好像反应很大,喝了一大口天子笑,过了一会儿一头栽到了了地上,魏无羡在旁边目瞪口呆,没想到蓝湛是个一杯倒,心想:一会儿怎么办?回过神来一看蓝忘机直挺挺的站了起来,向魏无羡伸出手,魏无羡懵了,见蓝忘机心急的跺了跺脚,便回过神来,握住了他伸出手,突然一拉,魏婴便直接摔到了他的胸口,疼了一会儿,听见他加快的心跳声,自己的心跳也跟着加快。他们保持着这个姿势,抱的紧紧的,一会儿,“今晚月色真美!”蓝忘机道,魏无羡却说:“你别是摔傻了吧,今晚没有月亮……还有谢谢你拉我下来!”蓝忘机楞住了发出了浅浅的一声“嗯”便把魏无羡放开自己一个人,魏无羡问道:“酒醒了!你居然一杯倒诶!”“嗯”蓝忘机就回答了这一个字就慢慢的走出魏无羡的视线,感觉气氛怪怪的,想到:怎么了,我说错话了吗?还有什么今晚月色真美,下次问问他。便把剩下的天子笑喝完,回到寝房睡觉去了!
      那晚的那轮明月不属于我,我却依然于月圆之夜听到花开的声音。曾带着一份怯怯体味别样的甜美,曾带着一弯浅笑捎去特有的纯净,曾却不知所思所忆。月哟,温柔地笑了。笑的是那么美,那么甜。
      过去了很久也没有过去多久,“魏无羡不在了”,“夷陵老祖被铲除了”,“死有余辜”,“真是天道好轮回啊!”……当蓝忘机听到这些消息,感觉自己像被挖去了一块心头肉,哪个感觉实在是太痛苦了,痛得他想要和魏无羡一起走,便将自己关了起来,喝他喝过的酒,受他受过的伤。
    一样的季节,一样的情愫,一样的月光。有月的夜晚,月在星空。他喝着天子笑,望向窗外,不禁自言自语:“今晚月色真美啊,魏婴,我……真的好爱你,我不会再对你冷漠了,我不会再让你受苦了,我不会……我再也不想失去你了,你回来吧!”他多希望魏无羡能听见,然后回答他,“我也是。”但,没有人回答,蓝忘机慢慢滑下窗台,慢慢的坐在地上,慢慢的流下泪水,一个人静静地无声的哭泣……
     “月儿月儿晚上好,虽然现在我看不见你的脸,但是想起和你的回忆,眼泪掉下来,我无处可去,我无法回到你身边,你真的离我太远太远”
                                         ——《今晚月色真好》